看完了e-mail,跑來拍拍我,語中帯了點不安的氣息:「荳蔻酥爺爺病危,現在正陷入昏迷中….」。

當時,我站在椅子上,墊高著腳,正將曬好的被單往櫃子的最上層努力硬塞,突然之間,感到有些失了重心,腳一軟,沒個踩穩,就從上面唏哩呼嚕得跌了下來,所幸老公在旁邊,很機靈地撐扶了我一把,緩和了整個下滑的力道,要不然我可能要改名叫獨臂龍 或是瘸腿蝦了。

妳看,這是提西寄來的照片。

我柔了柔擦撞的左膝,一邊喊痛一邊走向電腦螢幕,我看見荳蔻酥爺爺整個人癱軟坐在輪椅上,雙眼緊閉,臉色蒼白,頭歪斜,嘴巴微張,像是一個中風昏迷的老人,這樣的照片實在很不堪,除了心疼之外,隨之而來的情緒,就像遼原中的野火,迅速從哀憫轉變成悲憤。

「是誰? 是誰在這樣千鈞一髮之際,還像個事不關己的旁觀者,大閃鏡頭」。

不知道提西是以什麼樣的心情,按下快門的,拍了這些照,然後寄給朋友,昭告天下,自己的父親已經奄奄一息,歡迎大家觀賞觀賞,看得我心裡真是一陣刺痛,更可惡的是,在荳蔻酥爺爺還在昏迷觀察的期間,提西竟然偷偷回家搬走了幾個古董瓷器。

克利斯濤是荳蔻酥爺爺的二兒子,娶了一個德國女人,長年定居德國,每逢佳節才有機會回來一趟。他也是屬於頂上無毛的禿鷹族,面部慘白毫無血色,雙眼深陷,外加兩圈濃濃的黑眼圈,幸好沒有兩顆虎犬尖牙,要不然看起來就跟電影的吸血鬼沒有兩樣。

荳蔻酥奶奶在生命最終時,一心追求特異功能的神奇療法,因而延誤了正常就醫的黃金時期,最後回天乏術,失去了寶貴的生命。儘管如此,克利斯濤至今對他身上那條金鍊飾,具有非比尋常的神奇力量仍深信不疑,三不五時伸入口袋掏出金鍊,陰陽怪氣地向人展示,即使他的手固定不動,吊飾也能繞著圈圈不停打轉;說什麼陰氣,冤氣越深的地方,就會轉得越快,把人嚇得頭皮發麻。

克以算是荳蔻酥家最正常的孩子,燒了一手的好菜,前不久邀我們去他家吃飯,餐後,我們和荳蔻酥一家人坐在客廳小酌閒聊,老公說他最近早上慢跑,用力過度肌肉受了傷,腿部很酸痛,克利斯濤聽了馬上坐到旁邊來,掏出了他號稱具有神奇療法的金鍊,說是要幫老公舒壓解疼;說著說著就向那條具有靈性的鍊飾拜起了碼頭,嘴裡念念有詞也不知道念了些什麼,一手按著老公的腿,另一手拎著金鍊飾在上面轉圈圈,好像做起法來了。

老公對於這樣的事,抱著好奇的成分居多,但老實說,雖然克利斯濤本性並不壞,但他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,卻一腳踏入了我的地雷禁區。

我怎麼看,都覺得那條鍊子是人為操縱而旋轉的,他偏偏強調,是鍊子本身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帯著它轉動的。若是人為操縱,我反倒能接受些,看到他嘴巴還一邊跟那看不到的東西在溝通,我沒有害怕,而是反感。

不是我鐵齒,不相信有這種靈魔鬼怪的東西,相反的,因為我相信有這種東西的存在,所以很排斥。

對我來說,不管什麼靈,都具有人類無法用科學解釋的神奇力量,問題在於,這個靈來自何方?邪靈也是有超能力的,俗語說:請神容易,送神難,本人對於這種來路不明的神鬼靈怪相當忌諱,不管有多準,多厲害,能得到多少的好處,一率「請勿靠近」。

克利斯濤繼續轉動他的金鍊條,我心裡也一面向上帝禱告,邪靈勿近。

除了荳蔻酥爺爺不吃這套外,其他荳蔻酥成員每個人都深信不已。老公不想波大家冷水,雖然他也不怎麼感興趣,卻也笑嘻嘻地等著看有沒有什麼奇事發生;我的腦子此時忙著打開全面逃生的機制,靈機一閃,拿起眼前酒精濃度高達50%的烈酒,倒了半杯一口往肚子裡灌,大家都知道我一向不勝酒量,看到我如此豪飲,全場不禁嘩然一聲

果然,不到幾分鐘,我的臉就像著了火,紅得像烈艷的太陽,酒精在身體裡產生了激烈的化學變化,「 哎呀! 很不舒服,必須回家休息了」,此刻順著情勢大家都站了起來,彼此Kiss bye,看來,每個人都想離開,只是沒人說出口。

克利斯濤收起他的金鍊條,施法失敗。

荳蔻酥奶奶前夫的這兩個兒子,是該好好感謝荳蔻酥爺爺無私的接納與愛,畢竟奶奶帯著他們嫁給爺爺,是經過一番家庭革命來的。

由於荳蔻酥家族反對提西和克利斯濤改為荳蔻酥的姓,奶奶一度以愛情要脅爺爺,若不讓這兩個孩子掛荳蔻酥姓,她寧可繼續抱單身;荳蔻酥爺爺當時不顧家人反對,讓提西和克利斯濤掛了荳蔻酥的姓,爲此,爺爺得不到家族的諒解,整個家族的人和爺爺互不來往,直到去年生病送入急診,才恢復了關係。

家人畢竟是一家人,有什麼深仇大恨,能夠大半輩子如此互不來往,只是為了兩個字「堅持」,堅持自己的立場,還有那張一戳即破拉不下來的臭臉皮,總是非得等到生命的緊要關頭,才願意打開多年來解不開的心結;所幸荳蔻酥爺爺好人長命,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又回來,要不然荳蔻酥家族的人恐怕得在遺憾與悔恨中,渡過人生的後半旅程。

荳蔻酥爺爺的肺功能向來不是很好,經過這次大病,氧氣管二十四小時掛在鼻上,不管到哪裡,隨身都會攜帶著手提氧氣筒;爬樓梯,走長路,急促的呼吸聲,讓人聽了爲他捏把冷汗,胖胖的圓肚消下去了,手臂的肌肉也變小了,然而,他的笑容依舊,臉上的祥和也依舊。

我常想,不知道我老的時候會是怎樣,健康嗎? 快樂嗎? 人生真得很奇妙,不管曾經過得多麼精采,歷經多少的風雨,人終究會老,生命最後結局都是一樣,這當中,好像有一雙看不見的手,在操作著,也許,這就是造物主,要我們存著敬畏的心,學習謙卑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avelfr 的頭像
travelfr

法蘭奇緣

travel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