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旦那天,為了讓大家盡興,本姑娘首度破例,只要不破壞家具,打破杯盤,損毀地毯,要怎麼狂歡都可以,沒想到經過這麼一解禁,賓客裡老中青三代全部變成青一代,通通得了失心瘋,通宵達旦直到凌晨四點,只差沒把家整個翻過去。

平日老婆洗衣燒飯,做牛做馬,把家打理得窗明几淨,好讓老公有溫暖舒適的家安棲,這下天堂變地獄,叫我該如何收拾殘局?

感念老婆連日來的辛苦」,老公居然自告奮勇擔負起所有清潔工作,一個人將地毯吸乾淨,接著趴在地上用高溫蒸氣機一寸一寸來回刷洗,然後清走廊,洗廚房,擦窗戶,洗廁所..將可能需要三天才能完成的工作,一天就全部搞定,非常有效率。

但是,這樣體貼老婆的義舉,換來的居然是連日背疼的慘劇,連下腰索個吻,都可以讓他痛得哇哇大叫,可想而知,接下來幾天什麼忙也不能做,只能負傷好好安養。當然,老婆的心是豆腐做的,看他為愛妻承受肉身之痛,真是萬般不捨阿!所以接下來這個遭人妻我指控的脫序行徑,也就在此特赦,不與之計較了。

話說前幾天某個夜晚,老公就寢時,嚷嚷著說這裡痛,那裡疼,撒嬌直呼要老婆按摩按摩,我當下二話不說,從床上起了身,做了一件他所謂"忽視他"的行為:開房門。

之所以去開門,是因為當天吹西風不宜在爐壁中燒柴火,老公是背疼又不是患風寒,一天不升火死不了人,可他少爺卻非得冒著燒炭自殺的風險升柴取暖,而我打開房門只是抱著拖延時間,不希望那麼快二氧化碳中毒的鴕鳥心態。

可萬萬沒想到,當我開完房門,返回床上,腳才踏上床緣,老公就說話了。

「門開著我睡不著啦!」

我解釋說:「今晚颳西風,煙囪....」

話沒說完,老公就氣呼呼下床,一個健步乾脆把窗戶也開了,我鑽進被窩心裡正納悶,這個人三更半夜發的是哪條神經時,走廊的窗戶開了,隔壁房間的窗戶也無辜遭魚池之殃,說也奇怪,整個人使起性子來背疼毛病也不治而癒,然後看老娘似乎無下床安撫之意,於是又將怒火延燒到樓梯和浴室的窗戶,我隔岸觀火靜看這場精彩演出,直到他平息,默默鑽進被窩裡和我背對背嘔氣躺著。

這是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四周靜得彷彿一根頭髮掉在地上都能聽見,冷風颼颼颳進房裡,猶如一群惡靈飛舞群戲流竄在空氣裡,我攫起被子將頭埋進去,心頭抓定,好!既然如此,就當今晚睡在荒郊打野營好了,然後暗自咯咯笑,想說這執意生火取暖的人是他,開窗讓冷風肆虐的人也是他,接下來他要如何下台一鞠躬呢?

果然,不到十分鐘,他起身下床不語,然後一扇一扇將窗戶又關上,像做錯事的孩子承認自己的任性,默默回到床裡。沒氣得說:

「老婆,人家只要你幫我按摩而已嘛」

是的,明明只是小小的一個按摩與開門事件,怎知會引發這一連串戲劇性演出呢?

這讓我想起金巴多《何時吃棉花糖:時間心理學與七型人格》提及的一個時間觀衝突的看法,容我擷下這段與大家分享:「時間觀不合的夫妻或情侶常常會溝通不良,發生誤解。.....明明說的是同一種語言,一個人沒有理由聽不懂另一個人的話,但一個人講的是未來,儘管她自以為很清楚了,另一個人的時間觀若是低度未來導向、高度現在享樂主義,可能就有聽沒有懂了。她說她的未來時間觀,他講他的現在享樂主義,其結果是他們的對話完全無效,但問題並非他們愚笨、不用心或不愛對方,而是因為他們用不同的時間觀在溝通。我們發現,許多家庭都是如此。孩子做自己現在享樂主義的事,老爸專心於未來及自己事業,老媽則是泡在家事及陳年往事中。很少有人了解,尋常可見的衝突與誤解竟然是肇因於互不相容的時間觀。」 
 
換句話說,老公就是著重於現在享樂主義的按摩,而我,則是著重在未來可能發生的二氧化碳中毒囉!

那麼,要如何才能拆除這條因時間語言不同所造成的誤解呢?

答案就是,從現在著手。

老公羞慚慚向我說對不起,而我,轉過背對老公側躺的身體,將手放在他的背上,奉上我溫柔的馬殺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avelfr 的頭像
travelfr

法蘭奇緣

travel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