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的尾聲,部落格停擺一年又八個月後的今天,終於再度來到電腦桌前敲起鍵盤。後天就是聖誕節,老公今天一早起床盥洗完畢,一如往常噴上他最愛的LAPIDUS香水,接著在我臉頰記上一個輕吻,空氣中淡淡的香水味在初醒的早晨顯得那麼濃郁。

「我去聖納舺(附近的城鎮)買東西,順便幫你買點吃的,今天你就不需要做飯了」他輕聲在我耳邊說。
「聖納舺?那裡的超級市場貨色多,可以採買些伙食,好準備聖誕大餐,我跟你一起去」我延展了剛甦醒的身軀,接著雙臂從鬆軟溫熱的被窩裡鑽出輕輕環抱著他。
「妳現在還在床上,等妳梳洗完可能近午時,我先出發,你可以在床上多賴一會兒不要緊」

感謝老公的貼心,不過想到從家到聖納舺45公里,我們各自來回兩趟,不僅浪費油錢,更浪費資源,主婦病精打細算的本能於焉發作,堅持要和老公同一部車前往,殊不知這種務實,勤儉的大中華婦女美德,正在摧毀一個法國人美麗的浪漫。

「等等我,我去洗個戰鬥澡馬上好」我起了身,披上保暖的睡袍。
「我想要自己去,告訴我妳要吃什麼,我買回來給妳吃就好」老公說。
「不要啦!我很快就好,給我十五分鐘」緊接火速奔向浴室。
「我去去很快就回......」老公隨後跟著我,滴咕滴咕的。

這不是中共射飛彈的兩岸關係,也不是一粒屎壞了一鍋粥的希臘問題,沒有必要一大早,兩個人這麼搞不定,老公為了擺脫我這個跟屁蟲,只好招認,其實他只是想去買我的聖誕禮物。
說起來很窘,不知道為什麼,每年的聖誕禮物,總是在無意間破壞了他想要給我驚奇的計劃,要不沉不住氣,讓我瞎猜不小心一次就賓果,就是東西沒藏好露了餡,就連這次才剛要採取行動,即被我絆著礙了計畫,看來他沒這個本事,倘若有一天做什麼壞事,一定馬上被我逮個正著。

愛情無論是本國戀或異國戀,都有其浪漫與美麗、期待與驚喜、衝突與摸索、學習與諒解。

前幾天晚上,老公一位好朋友P先生,突不其然說要來我們家坐坐,我和老公都是好客之人,當然答應得很爽快。這位P先生是德國人,和法國老婆住在距我們約五十公里的一個淳樸的小村莊裡,他們家的房子從買地、建屋到室內設計、裝潢全部自己包辦,不假他人之手,個人收藏有一百零二輛各種品牌的骨董名車,而這些車沒有一輛只供觀賞卻開不上路的,他對車的熱情全世界大概沒幾人能匹敵,就連家中的狗也取名叫Mercedes。

P先生來我們家看來似乎有心事,但他不說,我們也不方便問,這是他們尊重隱私的原則,即使是好朋友也不例外。我們一邊用餐一邊小酌,直至深夜,他才駕車離去。

第二天晚上,電話響了,是P先生,他說在我們家附近的小鎮,方不方便過來找我們家老公。當然,人都到這裡了,拒絕豈不失禮,我很大方邀他進門坐,並且燒菜斟酒招待他。

第三天他又出現在我們家了,我們彼此親臉頰問安,然後他投以尷尬的眼神,笑著說:「又是我,我又來了」。連續三天無預期來我們家,我準備好的兩人晚餐臨時要分配成三份,輕便舒適的睡袍必須馬上上樓更衣,原本打算晚上要做的事也要機動調整,生活作息多少受了些微影響,但我們還是沉住氣,始終耐著性子期待他能主動告訴我們原因。

這天晚上,他終於開口了,原來和老婆吵架,家中氣氛冰冷至極,只好來我們家避難取暖。

可憐的男人,有家歸不得,原來連續劇中夫妻吵架,男人上夜店喝酒消愁是這麼來的,我的腦子突然亮起危險號誌,外面試探誘惑多,每天在外面流浪,即使只是夫妻間的小問題,也可能因此擴大釀成禍,幸好P先生來我們這裡找尋溫暖是安全的,但我們能收留他到何時呢?聽完他們吵架的原因,我和老公一致認為問題還不到世界末日,只不過是兩人立場不同,各持己見又互不相讓,清官難斷家務事,我們除了當個稱職的聽眾,讓他心情上有個流瀉的出口,最終問題還是得靠他們彼此之間良好的溝通才能解決。

「還是你們兩個最幸福了」話題突然轉到我們身上,P先生以羨慕的語氣說著,微笑中卻流露落寞的神情,和心中藏不住的微妙嘆息。我和老公對看一眼,老公驕傲說:「Oui,j'ai une femme en or」(是阿!我的老婆美好如金),此時P先生笑容裡頓時劃過一抹感傷,看著我說:「Et un homme en or?」(老公也是美好如金是吧?),我說:「oui..oui..,」(是...是的),表情靦腆,答得非很大器。

P先生的老婆M太太曾有過兩次婚姻,P先生則是她的第三任丈夫,她的個性我略知,外表雖裹著大女人的外衣,內心卻是個脆弱需要呵護的小女人,口如鴨子嘴硬,脾氣拗起來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性格。這天晚上,我們談了很多,看得出來,P先生很愛M太太,最後我安慰他:「只要不是小三的問題,一定都能找到解決的出口」。


沒想到第二天中午,老公收到P先生的簡訊,簡訊中表示他們協議要離婚了。


「不過是生活上一些小事,有必要走上這條路不可嗎?兩人在一起除了快樂憂傷彼此扶持與共享,雖各人想法與觀點多少有些差異,這也是上帝為了打開我們思想視覺的死角,給我們學習愛的機會,家庭非法庭,對錯非要明辯與審判嗎?人生一個學分沒通過,就得重修,下一個真得會更好嗎?離婚會不會是一種逃避呢.....」我急得像熱鍋上螞蟻,內心份外激動,那種愕惋恍如昨日跟一個人進行心理諮商,今日這個人就跳樓自殺了。

天色漸暗,對面古典電油燈微暈獨自夜挑亮了起來,我進廚房燉豬腳,桂皮,八角,丁香,甘草混合蒸氣香氣四溢,老公不知道何時到家,悄悄進了廚房,背對著我在滿布蒸氣的玻璃窗上畫了一顆心,寫下我的親暱小名,要我轉身看,然後說:「J'ai une femme en or」(我的老婆美好如金),我跳進他的臂膀,笑得燦爛回應說:「J'ai un homme en or aussi」(我的老公也是美好如金)。

「真的嗎?你真那麼認為嗎?」他說。
「當然阿,你怎麼會這樣問?」
「因為昨天晚上P先生開玩笑問你這個問題,你回答得很尷尬不確定」

想不到一個大男人會注意這種細節,原來敏感並非女人的專利。

「唉呀!這是習慣與文化的關係」我說。然而他卻一臉不以為然。
「我並非不確定,而是不好意思自吹自擂」我接著說。
「什麼意思?」
「你知道嗎?我從沒聽過我的父母在別人面前讚美自己的伴侶,美好如金這麼直接的言語,更是不可能的」
「那你們都怎麼說」
「我們都說家裡的那個死老頭、黃臉婆、賤內...之類的,太肉麻的話我們通常很少說出口」
我看他一臉不解與困惑,正在思索以後是否要封口。
於是我趕緊說:「聽你這樣稱讚我,我感覺到你以我為榮,你看我為美好令我感到開心而幸福,在我心裡,我也是如此看你,我應該正面回應,大方讚美你,這是我要學習的地方,將來我們的小孩看到父母如此相愛相惜,也會是幸福的,這樣正面的能量才能傳承下去。只是昨天晚上情況特殊,P先生婚姻觸礁,我們若在他面前曬恩愛,心裡一定五味雜陳不好受,當然,我考慮到他的感受,卻沒顧到你的,很抱歉」

聽完這番解釋,老公終於釋懷展顏露出微笑,他將我擁入懷中說:「你真美好。另外,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P先生晚上又傳了一個簡訊給我,他們和解不離婚了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avelfr 的頭像
travelfr

法蘭奇緣

travel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