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這樣下去不只要長蜘蛛網,恐怕就要變成鬼屋了…….

 

 

失蹤一個半月,格友們來訪屁股沒坐熱就離開,實在招待不周,再不給大家一個交代,恐怕說不過去。回到法國有半個月之久,看到格友們熱情的留言,心裡面暖暖的,感謝大家友情相挺,只怪回來後犯了風寒再加上一些事務煩心,搞得一點意志也沒有,怠惰荒廢好一陣子,在這裡給大家賠個罪! 抱歉! Sorry !歹勢 ! désolé! (國英台法,會說的一次說盡了。)

 

失蹤一個月,我回家了,回到福爾摩沙,我可愛的寶島;另外,還去廣州一個禮拜。

 

從家出發,轉機到台北,歷經二十三小時的航程,當飛機抵達中正國際機場,我望著窗外這塊土地,心裡的悸動,只差沒趴在地上激情狂吻,感動得只想飆淚。

 

回到家,第二天早上起床,見外面天色有些昏暗,拾起錶一看,「咦? 時差我調過了….不可能是………………下午五點……..」。別懷疑!錶沒壞,就是下午五點。

 

起床後第一件事,先來碗大碗的蚵仔麵線,這個味道,實在令人太想念了,吃了一碗,意猶未盡,還貪心想來第二碗,活像餓死鬼投胎當場嚇壞老媽。這次回家,除了陪陪家人,同時也與老朋友相聚,然而,時間是殘酷的,很快地我們又搭了飛機前往廣州。

 

大概有八、九年沒去大陸了,以前去上海出差是因為公務,所以吃住交通都有人安排,這次不一樣,一場驚險記就在我們第一天到廣州機場時,給遇上了。

 

我們帶著兩箱超重的大行李,老公邊走邊埋怨:「行李箱滿滿的,大部分是妳的東西,還好航空公司讓我們過關,要不然加費的部分你可要負責」。

 

「這些東西大部分是食物,也是老媽的愛心」我心裡面很委屈地滴咕著。

 

兩個人找了台手推車,將行李放上去,上頭還堆些大包小包的東西,緩緩步出機場。走出機場大廳,接著,馬上有人迎面而來。

 

「要搭計程車嗎?」當然要囉!但別給我亂喊價,我心裡面OS著。

 

「要去哪裡呢?」一個大陸人,操了一口濃烈的廣東腔。

 

「去碧桂園度假村,要多少錢?」我問。

 

「哪一個碧桂園呢?有很多個碧桂園,你要去哪一個?」啊!我也不知道哪一個,於是我拿出了地址給他看。

 

「喔! 番禺區的碧桂園阿!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現在又是塞車時間,恐怕需要兩個小時,450元人民幣 (相當於2115台幣)

 

不管這個價錢合不合理,反正一定要殺。我沒有做太多回應,只想多問幾個比較看看!於是我們繼續往前走,不一會兒,又有一個人過來,他給的價錢是350元,果然,貨比三家不吃虧。

 

我和老公比完價錢後,隨即返回機場大廳上廁所,這些人生意搶得很兇,一旦被盯上了,不會輕易放過,居然還派人在門口守著我們。接下來,當然就是一陣價格談判了,在討價還價當中,我看到一行人在對面的行人島上排隊等車,覺得奇怪,為什麼大家都在那裏排隊,再加上對方價格很硬,殺不下來,於是我說,那我們也去那裏排隊好了,此話一出,居然奏效,馬上獲得對方的妥協。

 

談妥價錢「那車子呢?」突然有一女子走過來:「車子在停車場,請隨我來」,當然,機場大廳前不能停車,車子停在停車場很正常,所以不疑有他,於是托著行李跟著那名女子走,在進入停車場前,我又再次注意到一排計程車,每台都排隊,有秩序地領證進入機場,我越看越覺奇怪,跟老公示意了一下,老公沒反應,只表示,不想回去排隊等車。

 

到了停車場,很安靜,一個人煙也沒有,突然,有一輛計程車像冒失鬼似地衝出來,停在我們眼前,司機下了車,大聲吆喝:「快!!快上車!」,緊接著,之前在機場與我們談價錢的那個人,也突然冒出來,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合作無間地將我們的行李用力丟進後車座。

 

「為什麼不放在後車廂,這樣我們沒位子坐」,我不安地問。

 

「快上車,妳坐後面,這個外國人坐前面」他們以高分貝的聲量,像對待犯人似地吼著,催促我們上車。我們上了車,兩個大行李疊放在旁邊,小行李在匆忙之餘,全堆在我身上,車子超速轉彎,行李左晃右倒,旁邊的大行李不時還排山倒海壓過來,在一陣慌亂中,我們簡直像偷渡客,冒著生命危險,穿梭在車陣中,如同逃命般的驚險。

 

「司機先生,可不可以慢慢開,我們不急」,我和老公的手緊緊抓著車窗上的手把。

 

「好!!」司機回答。但速度一點也沒慢下來,而且還不斷瘋狂超車。

 

「親愛的,你看,他的引擎蓋沒蓋好,這樣高速行駛,引擎蓋隨時都會翻上來,很危險。」老公害怕地說。

 

於是我提醒司機引擎蓋的問題,心想,萬一發生甚麼意外,葬身於此,實在倒楣,太不值得了!

 

「這沒問題,不會有事的」司機說。

 

沒問題? 問題很大,我超想跳車的。

 

過了十分鐘,經過了一個收費站,此時司機說:「現在我們可以減慢速度,收費站之前屬於機場的管轄,被抓到,可是要重罰的」。

 

雪特!原來我們搭上了黑車,重罰干我屁事,為何要我們陪著玩命,心裡一股火冒著。

 

此時,他開始慢下速度,我也冷靜告訴自己,既然誤上賊車,就認了,不需要花錢生氣跟自己過不去,安全最要緊,慢下來就好,只要他好好開車。

 

要他好好開車,大概很難吧!過沒多久,他拿起手機,跟他的夥伴報告行蹤,掛了電話,不到一分鐘,又拿起手機,再撥;哇哩!究竟事業做多大,十分鐘內,居然撥了五次電話。

 

「小姐,您加個二十元,等一下經過收費站,我們走**路會比較快」。我想,只要能快速抵達,二十元,就給他吧。

 

過了幾分鐘,他問:「你們要去碧桂園? 順德區的碧桂園是吧?」

 

我們是要去碧桂園,至於哪一區,我得再次拿出地址確認,於是,我從袋子裡拿出地址來。

 

「先生,不是順德區,是番禺區喔!」我說。

 

「啥? 番禺區? 我朋友跟我說是順德區的阿!」於是他拿起了手機,劈哩啪啦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外星話,看起來像是在吵架,沒多久,他掛了電話,一副無可奈何地說:「他跟我說是順德阿,怎麼是番禺呢? 所以這條路不對呀! 小姐,我給你繞回去,但您得再添一百元」

 

什麼?剛剛加二十元,現在又要加一百元,簡直是土匪嘛!這麼不合理的事,再有風度的人也無法把持下去了,於是我提高聲量說:「你的朋友跟你說錯地方,那是你們溝通的問題,跟我無關,為何要我加費?你們浪費我時間,我沒要求你們賠償,居然還要我加錢」,他接著解釋一堆,我實在聽不下去,甚至開始懷疑,他們聯合起來演這齣戲,騙我們的錢。

 

我們在車上吵了起來,我氣得火冒三丈,然後說:「車子我們不搭了,待會兒請你下交流道‧放我們下車」,他說:「可以,那要三百元」,豈有此理,再度與他炮火相轟。

 

突然,車子慢了下來,越走越靠邊,然後,在路肩停下來,我以為他打算將我們丟在路肩,沒想到他老兄居然下車,將行李從後座往後車箱搬卸,此時,後方的大卡車,速度很快,一輛接一輛擦身而過,相信我,這裡絕不是搬卸行李的地方,我說:「行李別搬了,快上車吧,這樣太危險了」,天阿!在路肩搬行李,簡直不要命。

 

搬完了行李,他上車繼續開,並不斷重複解釋,是他朋友說錯了……等等,我不想再多說,多說無益,如果他們計畫要騙財,最慘大概就是把我們載到荒郊野外,全身上下洗劫一番,然後揚長而去吧。

 

正當我對這場可能會發生的搶劫事件,進行應變措施的沙盤推演時,他老兄又不知怎麼回事,突然拉下車窗,在時速一百公里的行進中,向旁邊同樣高速行駛的車大喊:「喂!你知道番禺碧桂園嗎?」他一邊開車,一邊側著頭隔空喊話,強風啪啪打進來,聲音被行進中的風速打得連我坐後面都聽不清楚,更別說是另一輛車了。哇哩! 我嚇呆了,老公居然在旁邊像看笑話一樣,拍手大笑;頭一次看到有人這麼問路的,真是令人長足見識了。

 

看到這幕,我驚訝得問,「先生,難道你不知道路嗎?

 

「知道,知道」他回答。

 

知道的話,剛剛為何還要大演特技,冒險問路? 這點實在令人想不透。

 

總之,不管如何,我們總算到了目地的,我和老公算是撿回一條命,謝天謝地。這是我們第一天到廣州所留下的深刻印象,如果大家有機會到廣州,千萬記得,乖乖排隊等計程車!

 

 

 

 

Picture from:http://zedomax.biz/blog/wp-content/uploads/2008/09/spider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avelfr 的頭像
travelfr

法蘭奇緣

travel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3) 人氣()